金祥彩票

未分类

也发几个大山里的奇闻异事(从30页起恢复更新) | 鸡眼懂事长 | 第6页 | 天涯

admin

首页上一页6下一页末页 页码: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1 22:04

他爸自以为就是这个人了。谁知这孩子连连摇头说,不对不对,X叔叔我认识,你说的我都认识。可不是吗,矿不算大,他又经常带小孩去办公室,这些人自然小孩都认识。他爸有些急了,大声说:那你说,这人叫什么?“他说他叫幸XX”,小孩回答。“幸XX?”,他爸有些疑惑,这名字他还真没有印象。于是又问小孩“你认识他吗?面熟吗?”小孩直摇头“不认识,一点都不认识。”他爸在矿里工作好多年了,也是个中层干部,矿里的人头是很熟的。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矿里有这么一个人。“幸”这个姓是比较少见的,在我们那矿倒也有几个,他于是在脑子里把矿里姓“幸”的人都过了一遍,没有一个跟小孩看见的那人的年龄外貌对得上。他在想,难道这不是个死人,而是个活人吗?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1 22:47

他爸和他妈又分析了半天,还是毫无头绪,不过,他们把这个名字死死地记住了。小孩还是每天半夜里看见那个人。不过,没过几天,事情就不是做恶梦那么简单了。那天,学校上体育课,跑步。没跑几步,这孩子一头栽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我们山区的孩子,一般体力都是较好的,这孩子平时也很健康活泼,怎么就突然头晕成这样呢。于时大家赶紧把他抬到医院,医生费了好大劲,才把他弄醒。醒来后还直喊头晕。医院一查,说是严重贫血,具体原因查不出来。他们家是双职工家庭,父母都是技术干部,他又是独生子,这在当时,已经算是非常好的家庭条件了,根本不可能营养不良。于是,他父母马上就想起孩子晚上做的恶梦来。看来,不完全是睡眠不好的问题。那人天天晚上来,咬他脖子,看来是在吸他的血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1 23:45

谢楼上兄弟。今晚争取把这则写完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0:08

小孩的父母就开始悄悄地打听“幸XX”这个名字,那时文革尚未结束,革命干部搞迷信是要严惩的,所以他们家也不敢把小孩的事往外说。那时也没有啥神汉巫婆,只能自己想办法,反正医院对小孩的贫血是查不出原因,吃药也治不好。他们私下问了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人,问来问去,还真问到了。说是旧社会的时候,大概是一九四几年,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在矿区开矿,后来遇到塌方,不知是砸死了,还是堵在里面饿死了,反正人没出来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0:33

说到这个事,他父母马上就想起来了。因为这个事被演绎成了矿史上阶级压迫和阶级斗争的一个典型事例,在那个矿史教育陈列室,是有专门的一个雕塑群来讲述这个事的。当年这孩子的父母自然也接受过这样的矿史教育,自然对这个事有印象,只是没注意到死者的名字。现在有人告诉他们,这个死掉的人正是叫“幸XX”。他父母听了后很震惊也很困惑。震惊的是,他们也听说了最近矿史陈列室闹鬼的事,看来他们儿子与这个陈列室有某种诡异的关联;困惑的是,这个人四十年代就死了,过了30年了,怎么还会闹腾,并找上他们的儿子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0:57

这里要插一下。我在矿子弟学校上学的时候,也到这个陈列室参观过,学校组织的,说是接受革命历史教育,基本上每个年级每年班都要去。还组织我们吃忆苦思甜饭,奶奶的,给我们的稀粥里竟然有好多青草,旧社会有这么惨吗?反正我是趁老师不备,坚决地把那碗草倒掉了。那个陈列室里的雕塑,说到这个事时,解说员是这样说的:这个人被塌方埋在里面后,同为阶级兄弟的矿工就去挖那些石头,想把他救出来,但黑心的矿主出动警察,强行把工人赶走,结果那个人在里面喊“救命”,一直喊了七天七夜,声音才渐渐微弱而死。听了这个故事,我们大家都非常气愤,心想旧社会真是黑暗啊。我们还去现场参观了,一个老矿工指着一大堆垮下的石头说,那个人就埋在里面,一直到现在还在里面。然后带着我们喊口号,“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泪仇”什么的。以至于从那以后,只要我一个人从那里过,想着里面埋着个人,心里就毛毛的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1:32

楼上同学,别着急,还有呢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2:00

和那个陈列室里的很多矿史故事一样,都有至少两个版本。那些私下传的版本,其实有可能更加接近事实。我跟那个带我们喊口号的老矿工的孙子是同学,若干年后,他孙子就跟我们讲了另一个版本:这个死掉的姓幸的矿工,是一个个体开矿者。旧社会我们那里没有统一的国营矿山,都是私人在乱采。这个幸XX和那些矿主,就相当于现在的个体户和大公司,虽然规模不同,但理论上说还是竞争的关系。在幸XX出事后,他的那些在大矿主手下打工的老乡,以及其他一些矿工,确实来挖他了,想把他救出来。但挖了两天,因为塌方量实在太大,收效甚微。这时矿主不乐意了,认为这样下去耽误生产,就出去矿警(其实是保安或叫护矿队)把他们连劝带赶地弄回去了。矿主的理论是,塌方量这么大,一个月也挖不完,根本没有任何希望把人救出来。至于说那人在里面喊了七天七夜的“救命”,其实是一个传说的鬼故事。说是一个多月以后,一个打猎的人晚上从那里过,见到这个幸XX坐在乱石堆上,满身是血,对着这个猎人喊“救命”,吓得这个猎人连爬带滚地跑了。陈列室为了突出旧社会的悲惨和阶级斗争,便把这个鬼故事改造成了那人在里面连喊了七天七夜“救命”。这个版本可能更接近事实,其实,这样写,这个矿主也已经够黑的了,那个矿工也够惨的了,但为了政治需要,还要把他写得更黑一点,把死掉的矿工写得更惨一点,于是就有是那个陈列室的版本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2:07

哈哈,才看到上面有个童鞋,写了德兴铜矿的事,其中写到一个矿工因代班而出事死,跟我后面的一个细节颇有些雷同,不过我确实开始没看到。另,德兴铜矿我去过几次,我中学同学有好几个在那里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2:37

插播完毕,回到正题。
话说这个副科长听说那个40年代死掉的矿工叫幸XX,跟那人告诉他儿子的名字很象,感到又震惊又困惑,决定要把这事彻底搞清楚。毕竟救子心切啊。那个陈列室的墙上,有那个幸XX的大照片,他本来想带儿子去认一下,看是不是这个人。后来怕吓着孩子,就约了两个好朋友,拿着相机(那时私人相机很少,他家算有钱的),贿赂了一下那个看门老头,三人一起进了那个陈列室,把那张照片拍了下来。陈列室为什么会有幸XX的照片呢?这是因为他是个体开矿者,当时也是要向政府办执照的,要交照片,后来国民党跑了,这些档案就被共产党接收了。陈列室为了表示真实,就把他的照片放大贴在墙上。副科长把照片拿给他儿子看,他儿子看了一眼说,就是这个人啊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3:50

这个事的结尾,非常的匪夷所思,并且轰动了全矿。
陈列室闹鬼一两个月后,某一天晚上,老头听到有人从陈列室下楼梯的声音, 那个老旧的木楼梯,走起来声音很大。老头以为又是矿里的民兵在巡查。他晚上咳嗽,睡不着,想起来看看。隔着窗户的微弱光线,他看见一个陌生的背影,正向礼堂门口走去,出了门就是矿部惟一的一条小街了。见是陌生人,出于职责,老头连忙起来,向那人喊到:“喂,你是谁?”那人并不答话,继续向门口走去。老头便拿着手电追了过去,眼看着那人到了礼堂门口,他急忙把手电向那人扫去。这时,那人缓缓地回过头来,看了老头一眼,把老头吓得差点没趴下。原来,那人的脸,跟陈列室墙上幸XX的照片一模一样。就在老头吓得一激棱的当口,那人已经出了礼堂的大门。老头追出大门,往街两边一看,已经半夜12点多了,街上静悄悄的,空无一人。老头于是发了疯似的大喊:来人啊,来人啊!那个年代,大家的警惕性是挺高的,以为有坏人或小偷,于是一下子街两边就涌出了不少人,有的还拿着棍子或柴刀。老头便把刚才遇到的事跟大伙说了。大伙都知道陈列室最近闹鬼,不过对老头的话还是将信将疑,以为老头老眼昏花,可能看差了。于是,大伙一拥而进了陈列室,这时发现,那具幸XX的雕塑果然没有了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4:12

这个雕塑变活人的事,在我们矿,当年引起非常大的轰动,一直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。后来公安也查了,就是查不出那具雕塑是怎么不见的。奇怪的是,从那次以后,陈列室就不再闹鬼了,那个副科长的小孩也不再做恶梦了,不久贫血病也好了。老头因为肺病晚期,那晚受了大惊吓,喘不过气来,回去就咯血,没过多久就死了。至于为什么那个幸XX要找这个小孩,就有很多说法。传得最多的一种说法是,在学校组织参观的时候,这个小孩在陈列室不小心把手划破了,把血滴到了那具幸XX的雕塑上。雕塑受了血气,就开始还魂。刚开始血不够,晚上就来吸那个小孩的血。等血吸够了,就完全变成了活人。不过,除了那晚老头的说他见过之外,后面再没有人见过。老头见的究竟是人是鬼,到哪里去了,就不知道了。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4:28

呵呵,今天有点兴致,就多发点吧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4:33

我发现我越往后面,虚构得越多了,弄出了好多细节、对话、心理活动啥的,不知是完全没有虚构(象第一个《不祥的小矮人》)的好呢,还是带点细节虚构的生动一些的好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4:39

下面发一个基本没有虚构的吧。

作者:鸡眼懂事长 时间:2011-01-12 04:51

六 大树的笑声
这个事是我爷爷跟我说的,他说是他亲自经历的。我爷爷年轻的时候,据说加入过什么帮派,虽然是小喽罗,也算是混社会的人吧,所以胆挺大,脾气也挺暴。
我们那有个墟镇,离我们矿走公路有40多里地,但走小路只有20里左右,近了一半还多。那时候,记忆中是没有长途车开那个墟镇的。要去只能坐矿里拉货的便车。前面已经说过,那时候便车司机是很牛逼的,跟他不熟或不给他好处,他就不拉你。我爷爷就是个脾气暴,不爱求人的人。同时,他脚力特好,因此,他去赴墟(就是赶集)都是走小路。故事就发生在这条小路的某个地方。

首页上一页6下一页末页 页码:

Tags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